第256章 重游枉命(五)(1 / 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关于我福缘不好但运气不错这件事 读书籍吧(dushujiba.com)”查找最新章节!

端木赐口中的灭缘联盟,此时此刻究竟在哪里?

聂源不知道。

反正他最后还是掏出了沥饕剑,开始用扔飞剑的方式选择前进方向。

而他朝着沥饕剑剑尖指的那个方向飞出去没有多远,比灭缘联盟先出现在他面前的,是昨天晚上一直找到下线都没找到的那座钟。

只是眼前一闪而逝的这座钟,跟宋云英口中描述得大相径庭。

执律长老当时说的是“金色小钟”,但是眼前这正以疾速飞遁的钟,至少也是寺庙里用来撞的那个尺寸。

甚至于都不是那种普普通通的小庙能够配得起的,得是那种香火鼎盛的古刹。

而且钟身上铭刻着极为细致的花纹,看起来应该是某一世的如来在某一个地方讲经的场面,那上面最大的那尊佛陀头上的发型实在是太显眼了。

钟纽上不是普通钟纽上常见的蒲牢,而是有无数的奇型异兽金母飞天汇聚而成。

总体而言这绝对是一座值得大书特书一番的宝贝,而不是宋云英口中那好似极为常见的模样。

而且随着聂源看到这座大钟,耳边那阵阵的鼎瓮之声,居然完全寂静下来。

聂源暗暗地嘀咕道:“话说看见这座钟之后,那声音难道不应该是更加响亮了吗?”

能够看到钟纽正对着聂源的这一面,有一个明显空缺的凹槽。

跟宋云英给自己的那块令牌对比起来,形状上是吻合的,但是尺寸上就太大了。

若是这座钟跟凹槽一起缩小到跟令牌匹配的尺寸,这钟倒是也的确能被称为“小钟”。

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宋云英口中的“若是不好”。

至少这钟表面上看起来可实在是太好了,好到让人起贪念的那种。

宋云英交给聂源的是一块长条形的木质令牌,不过跟他之前给出的那些各色令牌法契相比,这块木牌就显得很没有牌面,木料的岔口出奇新鲜,上面也没有任何的包浆或是特异之处。

“小钟”飞遁的速度极快,聂源需要运足法力才不至于被其甩开。

而每当聂源想要身剑合一冲上去的时候,这座钟也会同时加速,仍旧让双方保持那种若即若离的状态。

聂源追得恼怒,注意力自然也就集中在钟上,一时间都没有发现,自己追着这座钟以疾速飞了半天,居然都没遇上一名玩家,这样的情况在枉命窟里可是很不寻常的。

聂源又尝试着用剑去雷音加持之下的飞剑去拦截,却发现辰发剑的剑光刚刚靠近就会被弹开,甚至于都没有砍得火花四溅的场面出现。

追了一会儿,感觉前后都没有什么变化,聂源是试探着将法力运入那只木令牌中。

果然,令牌上散发出一缕缕淡金色的光晕。

那光晕很淡,但是运入其中的法力回馈却极为清晰。

这玩意反馈的感觉,跟飞剑没什么区别。

瞅准时机,聂源以御剑的手法将令牌打了出去。

令牌的速度迅猛,闪烁之间,宛若流星,瞬间就拍进了大钟钟纽的凹槽之中。

要是飞剑能有这样的速度,聂源还怕什么“灭缘联盟”,一群行走的宗门贡献罢了。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彻底断了聂源脑海中称霸乾坤志的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