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德性(1 / 2)

嘉佑嬉事 血红 1866 字 2个月前

浑身血色,遍体流血。

血滴成冰,冰封万物。

齐胂在花厅饮酒作乐,身边有很多人伺候。

那女人身影飘进花厅,地面上血色寒冰急速扩散,游廊上的庖丁顷刻被冻成了冰人。

花厅里的女乐、舞姬、美姬们,见到这诡异的人影,当即嘶声惊呼。

寒气席卷而过,这些女乐等等,一个个美眸一翻,身体哆嗦着昏厥。

游廊上,几个庖丁顷刻间在寒冰中化为干尸。

伴随着寒冰碎裂声,庖丁的身体也随之粉碎,变成大片冰晶落在地上。

而这些女乐等人,只是昏厥了过去,身上有一层薄薄的冰片,她们的生命,并没受到戕害。

震耳的长啸声远远传来。

崎芳园各处,一道道剑光闪烁,三十几名昊剑宫剑卫冲天而起,白衣如雪的他们脚踏一株株古梅,如电如风,从四面八方朝着花厅方向急速赶来。

除开这些白衣剑卫,崎芳园内,齐胂的数百卫队也是纷纷出动。

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披上甲胄,抓起各色兵器,排着军阵涌向了花厅。

距离稍微近一点的,是胤骍的护卫。

胤骍在花厅里饮酒作乐,他的护卫就守候在奇石堆成的小山下。

听到花厅里的动静,十几名身穿蛟龙纹袍服的精悍护卫顷刻间就赶到了花厅外,手中刀剑带起寒光,劈开寒气,就要闯入花厅。

“王爷!”一众护卫齐声大吼。

“救命!”刚刚还口若悬河的胤骍见到那一步步飘过来的女子身影,已经吓得浑身瘫软。

听到自己心腹护卫的吼声,胤骍本能的嘶吼求救。

与此同时,胤骍一把抓住了脖子上佩戴的玉符,咬牙喊出了无忧道长传授给他的咒语。

玉符晃了晃,咒语念了念。

半点儿反应都没有。

胤骍呆了呆,他猛地撩起袍子,将六枚猛将牌亮了出来,又念诵了六道将军传授他的咒语。

同样没有半点儿反应,那女子身影甚至还略微停下了脚步,好奇的看了胤骍一眼。

胤骍面孔扭曲,一张脸气得铁青。

他猛地拔出了手中瓷瓶的塞子,‘嗷嗷’一声怒吼,将瓶子里色泽污浊的黑狗血、童子尿一下子泼了出去。

女子身影没想到胤骍手上还有这样的‘宝贝’。

带着刺鼻异味的黑狗血和童子尿的混合物,一下泼在了她的小半边身体上。

就听‘嗤啦’一声大响。

就好像烧红的铁水倒进了结冻的猪油里,女子身影上冒出了大片白烟,她半透明飘忽不定的身体,有一小半肢体突然消失。

凄厉的惨嗥声中,四周薄雾翻滚而来。

大片寒气不断涌入抽搐扭曲的女子身影内,她消失的身躯缓缓浮现,随着寒气的不断填充,她的身影一点点的重新弥补完全。

“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胤骍兴奋得手舞足蹈:“本王从故纸堆里翻出来的法子,果然有效。”

随之,胤骍跺着脚嘶声怒骂:“无忧道人,六道将军,你们给老子等着,老子今天不死,一定调动禁军,抄了你们的老窝,扒了你们的皮放风筝!”

十几名王府护卫已经冲到了花厅门口,他们齐声呐喊就要撞进花厅。

‘嗡’的一声响,十几条通体红衣的女子身影从花厅门口浮现,她们大袖一挥,一道道寒风缠绕的白绫飞出,纵横交错,整个挡住了花厅大门。

十几个护卫一头撞在了剧烈震荡的白绫上,有几个护卫大喝一声,手中刀剑喷出尺许寒罡,在白绫上撕出了不小的缺口。

另外一些护卫则是一声闷哼,被白绫上的阴柔力道撞得倒飞了回去。

寒气沁入体内,这些护卫的脸上、手上全都蒙上了一层冰渣,动作骤然放慢了许多。

胤骍在大吼大叫,一群护卫被白绫隔绝在花厅外。

齐胂、柳梧这才回过神来。

齐胂很麻利的,一头扎进了席案下,扯着嗓子大声嘶吼:“我的心腹在哪里?”

柳梧则是很干脆的,‘咕咚’一下跪倒在地上,朝着花厅里的女子身影嘶声哀求:“绿雀,绿雀,我知道是你,是你。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有意的!”

“一夜夫妻百夜恩,怎么说,你也是我的人,我的人啊!”

“我就是玩闹的时候,一失手而已。”

“我不是有意杀你,我不是有意的!”

“你已经杀了我爹娘,杀了大管家、二管家,杀了家里这么多人!”

“你,你,你放过我罢?”

柳梧吓得面孔惨白,他哆哆嗦嗦的朝着那女子身影不断磕头:“古人云,冤冤相报何时了?您大人有大量,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柳梧举起双手,眼角抽搐,看着女子身影嘶声道:“只要你放了我,我给你造大墓,换好棺,用正妻礼节将你安葬,逢年过节亲自洒扫,四季八时鲜果供奉……我甚至,我甚至……”

眼睛一亮,柳梧很有探讨性的说道:“我甚至,可以让你的牌位进我柳家宗祠,享受柳家所有族人供奉……哎,哎,从来没有女人牌位进宗祠的道理,我给你,给你,额外破例!”

女子身影发出‘咯咯’的冷笑声,她舍弃了泼了自己一身不明不白之物的胤骍,一步一步的向柳梧飘去。

齐胂的哭喊声突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