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荒唐救火(1 / 2)

嘉佑嬉事 血红 1787 字 2个月前

某位热心肠的世子,忙活着给齐胂的崎芳园火上添油、抱薪救火的时候,卢仚已经混进了四极坊。

就在崎芳园的西面大街边,卢仚,还有罗轻舟等一众守宫监的将军、校尉、力士、监丁等,能有近千号人混了进来。

四极坊的公子、小姐们拒绝大胤官方势力的进入。

所以,除开本来就是便装的卢仚,罗轻舟他们很有效率的,就近砸开了上百户人家的大门,‘临时征用’了一批百姓便衣,就这么混了进来。

崎芳园四周,已经是群魔乱舞。

和崎芳园交界的几座园子,住在这里的公子、小姐们,正带着大群护卫、仆役忙碌着搬家。

他们将珍贵的金银细软都搬了出来,然后将一些不怎么值钱的床榻、衣柜等物,全都丢进了火海。

卢仚听得清清楚楚,有几个华服世子,正站在大街上,得意洋洋的盘算着明天如何‘报花账’。

“这场大火,分明是鸿胪寺、风调坊的官儿处置不力。”

“可不是么?这黑锅,他们得扛!”

“啊呀,我家里刚刚送来的三万匹上好的绸缎,可就这么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

“嚇,三万匹绸缎算什么?我家年前才给我送来的十万匹提花锦缎。”

“嚯,几位兄弟果然身家豪富,那么,很显然,我被烧掉了五万筐极品贡茶,这也是合情合理的喽?”

“啧,真是心痛如绞啊,我娘舅刚给我送来的一千张熊皮、三千张虎皮、八千张豹皮、两万张狐狸皮,还有其他皮毛若干,总值超过两百万贯。”

卢仚听得直咧嘴。

这群混账羔子,动辄几万匹绸缎、锦缎,数万筐茶叶和数万丈毛皮,就你们这园子,固然是精巧华丽,可是囤得下这么多东西么?

那位身上满是刺青的南蛮世子,骑着一头异种板角青牛,顶盔束甲,拎着一根一丈八尺长,通体血色,密布拇指大小瘤子疙瘩,看上去颇为狰狞的脊杖,手舞足蹈的大声吼着:“救火啊,救火啊,嘿嘿,东琦伯世子,可是咱的好朋友!”

“快救火,快救火!”

这位世子爷嚎叫了几声,他带来的护卫、仆役,已经将几万斤柴火、三千斤油脂全丢进了崎芳园。

他拍了一把座下的青牛,奔到了几个忙着商量报账的世子身边,朝着他们做了一揖。

“各位兄弟,你们可不能干站着哪。”

“赶紧的,把火头引到你们园子里去,不然,你们明儿个怎么报账?”

“记住了啊,我现在住的院子地盘太小,我在诸位兄弟的园子里,存了几万斤珍稀药材。”

几个世子齐声欢笑。

他们纷纷朝着这位拱手致意:“哈哈哈,一起发财,一起发财!”

卢仚等人身后,和崎芳园隔着一条街的一座园子里,小楼顶部,一个身穿天蓝色罗裳的少女比比划划的叫嚷了起来:“哎,你们这群杀千刀的,齐胂不会真被烧死了罢?他还欠我三百贯的赌债呢?”

四周相邻的小楼上,哄笑声四起。

“人死债消,花姐儿你就别惦记这区区三百贯了。”

“唉哟,没听说齐胂这些天招惹了谁?怎么就有人闯进去杀人放火了?”

“怎的?你心疼他?兄台,没看出来,你还好这一口?”

“放你-娘-的-屁,我是怕他没被烧死!看看我这半截门牙,就是年前和他酒后打架被打断的……这货不讲武德,我赤手空拳,他居然用酒碗丢人!”

四下里,喧哗声,股噪声,笑声,骂声,宛如一千万只苍蝇在‘嗡嗡嗡’的叫嚷。

卢仚被吵得昏头转向,不由得连连咋舌。

这些诸侯的质子们,他今日算是见识了。

罗轻舟的脸色也极其的难看,他低声喝道:“齐胂不能死……刚才那鬼女人,明确说了,这火和她们有关。齐胂,牵扯到了这些鬼女人的事情里。”

“齐胂,必须是活的。我要他的口供!”

私下里,一群裹着便衣的守宫监所属,一个个呆愣愣的看着四周。

大街上满是看热闹的人。

四极坊绝大部分的质子,都带着人涌过来看热闹了。

一如刚才某位质子叫嚣的那般,他们都唯恐齐胂不会被烧死——大过年的,如果齐胂被烧死了,这是多么赏心悦目的快活事情啊!

在镐京,东琦伯的儿子被烧死了,啧啧,镐京朝堂,又是一场极大的风波吧?

哎,也不知道多少人要倒霉,多少人要丢官去职了。

这些质子被圈禁在镐京,平日里只能大吃大喝、花天酒地,一个个过得穷极无聊。能有这么一场大热闹看,他们是一定要从头到尾看完的。

所以,有人给崎芳园丢柴火和油脂。

有人在四周鼓噪喧哗,笑呵呵的坐着看戏。

有人在风言风语的说着风凉话,大过年的咒齐胂赶紧被烧死。

就是没一个去救火的!

罗轻舟想要齐胂的活口,那么,守宫监的人,必须冲进火场去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