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觐见(1 / 2)

嘉佑嬉事 血红 1753 字 2个月前

被天子召见,卢仚本以为没自己事情。

没想到,那传令的小太监特意叮嘱了一声,罗轻舟就满脸是笑的招呼了卢仚,让卢仚也混进了前往九曲苑觐见的队伍。

穿过四极坊,往北一里地,有一座长桥横跨运河,直通皇城。

补充一点,大胤的皇城,分为三个部分。

皇城正北,是宫城,这所在不用多介绍。

皇城之外的区域,分为‘武胤’和‘鲲鹏’两大‘超品’坊。

西边是武胤坊,大将军府、守宫监、宗正府、司寇台、太府、少府、禁尉府、羽尉府等大胤武朝的‘传统’衙门,尽在武胤坊中。

东边是鲲鹏坊,丞相府、御史台、太史台、国子监、太学,以及近些年,随着文教势力崛起,在丞相府下新设的六部衙门等,全都在鲲鹏坊内。

顺着宫城的南城墙,沿着宫城的护城河向东疾走,穿过武胤坊和鲲鹏坊,经过一座座肃穆森严的官府衙门,在鲲鹏坊的最东边,顺着运河岸向北转,又沿着宫城墙根疾走一阵,就到了白天里白长空等人经过的石桥。

顺着石桥跨过运河,就是九曲苑。

卢仚跟着罗轻舟,一路骑着快马疾奔,从四极坊到九曲苑门口,就耗费了大半个时辰。

他们骑乘的,还是从禁军借用的,混有异兽血脉的特种马匹。

如果换成普通的战马,或者民间的驭马,想要从四极坊横穿皇城赶到九曲坊,怎么也要小半天的时间。

镐京城,太大!

镐京城内的坊市,太大!

值得一提的是,乐山在路过宫城南门的时候,就离开了队伍。

他派了自己的一个副手跟着队伍前行,而他自己则是叫开了宫门,径直入宫去了。

乐山离开后,罗轻舟轻哼了一声:“嗯,大将军的消息也不慢,这是及早去给太后报信了。”

一行人赶到九曲苑的时候,东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在九曲苑的正门牌坊下马,卢仚跟着一行人在极尽华美的九曲苑内拐拐绕绕了许久,等到他们来到一座靠湖的大殿门前时,天色已经大亮。

一群小太监已经等在了这里。

卢仚等人到了,小太监们急忙引着他们进了一旁的偏殿里,催促着一群人沐浴、更衣,浑身上下焕然一新,更洒上了一些香粉、香露,耗费了小半个时辰后,才将一群人引进了一旁的大殿。

踏入大殿的一瞬间,卢仚的心剧烈的跳动了几下。

这里,是天子居所。

能够踏入这里,距离他的目标,分明又近了几分。

“哎呀,都来了?辛苦,辛苦,昨夜平定四极坊,你们可都是有功之臣。”静谧的大殿内,突然响起了笑声。

卢仚抬头,就看到大殿最里面的宝座旁,身高八尺、腰围八尺,生得珠圆玉润、白皙水嫩的鱼长乐,正朝着他‘呵呵’笑着。

卢仚端正神态,收敛目光,显得很恭谨的微微低下了头,只是用眼角余光偷偷打量四周。

然后,卢仚就被坐在九龙宝座上的天子,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天子胤垣,他的相貌长相,都不用说了,皇家血统千多年的优中择优,天子的长相、气质,都是人间拔顶的存在。

只是此刻的天子,有点给皇家血统丢人现眼。

身穿一裘紫黑色鲲化鹏大袍,披散着长发,两个黑眼袋极其明显的胤垣歪歪扭扭的坐在宝座上,白净的面皮上,左边面皮充斥着异样的红晕,一副很亢奋的模样。

而他右边的面皮呢……

大胤武朝的天子陛下,他的右边脸皮满是淤青,而且有三条清晰可见的血印子,从他的耳朵下面直接划拉到了嘴角附近。

他的脸上涂了一层薄薄的白色油膏,隔着老远,卢仚都能闻到一股子极其清凉、馥郁,绵绵泊泊直透内腑,让五脏六腑极其享用的凉凉药味。

可见,胤垣脸上涂抹的,应该是顶级的内廷秘制伤药。

他的右边面皮,是外伤,看这痕迹,应该是被人在脸上糊了一巴掌。

但是,堂堂大胤武朝的天子,万万亿子民的至高主宰,谁敢在他脸上糊巴掌?

不仅是卢仚,就连罗轻舟,以及司寇台的一名总捕头,还有风调坊的坊令水英,一群人全都愣在了当场。

天子被人殴打了!

是谁干的?

罗轻舟和司寇台的捕头不敢吭声,他们乖巧的低下头,不敢多看、乱看。

水英则是猛地上前一步,皱着眉看着天子厉声呵斥:“陛下乃大胤亿万黎民之主,一身安危牵扯着大胤社稷、国祚,敢问天子为何变成如此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