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臣子们(1 / 2)

嘉佑嬉事 血红 1891 字 2个月前

‘啪’!

白家大火快要进入高潮时,大胤鸿胪卿李梓,吃了个清脆无比的耳光。

就在大胤鸿胪寺。

就在鸿胪寺大堂。

这里,是李梓平日里办公的衙门公所,是他的地盘。

就在他自己的地盘上,一群纠集起来,聚在鸿胪寺,向朝廷索赔的诸侯质子,一个个笑得前俯后仰,更有甚者笑得咳嗽放屁,各色丑态应有尽有。

洛阴侯第五子,生得肥头大耳,神态举止显得有点粗莽、颟顸的洛印,得意洋洋的举起了刚刚抽了李梓一耳光的手掌,朝着身边的同伴大声笑着。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么?”洛印问李梓。

“唉,唉,世子只管说。”李梓干巴巴的笑着,朝着洛印点头哈腰不迭。

“你该打!”洛印指着李梓的鼻子训斥道:“你浪费了我们兄弟多少时间?”

“我们一大早的跑来鸿胪寺,找你要赔偿,你居然一直躲在宫里避而不见。”

“你不仅该打,更是该死了。”

“好容易,你敢跑出皇宫,敢见我们兄弟了,你居然还敢和我们讨价还价?”

“我们的账本,清清楚楚的记载了,我们在那场大火中被烧掉了多少东西。”

“太后那边,是给钱了。”

“但是太后给我们的钱,只能平息我们的怒火,让我们不向我们父亲告状。”

“想要真正的平复这件事情,把我们的损失彻底的补上,否则,这事没完!”

一群质子放声大笑:“没错,没完!”

洛印得意洋洋的,一把抢过了李梓头上的官帽,重重的扣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你讨价还价这么久,从刚刚入夜,一直折腾到现在,这又浪费了我们多少功夫?有和你喷口水的闲工夫,我们不会找个楼子乐呵乐呵?”

“所以,我揍你,你服不服?”

李梓干笑,朝着洛印深深的鞠了一躬:“世子说得有理,再有理不过。只是,诸位世子索要的赔偿太高,下官没有这个权力决定啊。”

“要不,我把诸位世子的诉求告诉太后和丞相,以及朝堂上的诸位大人,然后,再给诸位世子一个交待?”

李梓可怜巴巴的看着洛印等人。

洛印一行人相互看了看,然后,好几个人同时打了个呵欠。

“好吧,走,走,走,今天到此为止。”

“这要账的事情,不能急。”

“明儿养足了精神,再来。”

“走,走,走,找个地方乐呵去,天亮了回去睡个舒服,晚上再来找这家伙。”

洛印笑着,‘啪’的一声,又给了李梓一耳光,然后昂首挺胸的,在一群同伴的簇拥下,一行人大声喧哗,唱着歌,就这么一路横冲直撞的闯出了鸿胪寺。

大堂上,灯火昏暗。

这些诸侯质子来闹事,鸿胪寺有经验的官吏早就跑得无影无踪,就留下了李梓这个正牌子堂官在这里顶缸。

李梓缓缓的挺直了腰杆,双手按在腰间玉带上,突然‘嗤’的一声冷笑,枯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极其诡异,让人不寒而栗的冷笑。

“去问问,九阴教,这是干什么呢?”

“惹这么大的乱子出来,他们想干什么?啊?究竟想要干什么?”

“按照约好的,大家守着自家地盘,太太平平的过日子,不好么?非要折腾,非要折腾,他们是不是和死人打交道太多,脑壳都坏掉了?”

“要折腾可以啊,不要在我的地盘上折腾啊?”

“他们这么乱来,要是引起了那些死对头的注意,给我们惹了麻烦……不要怪我召集盟会,把他们彻底从镐京清理出去。”

不知道大堂的哪个阴影角落里,刚刚传来一声低沉的应诺声,李梓突然脸色一变,面孔扭曲的狂奔出了大堂,跑到了鸿胪寺地势最高的一栋小楼上,朝着西南方向望了过去。

鸿胪寺的西南方向,就是雨顺坊。

白家的宅子,就在雨顺坊的最东北角。

白家宅子和鸿胪寺衙门,几乎就隔了一条数里宽的运河,白家的蓝田园面积很大,数十栋精舍烧得旺盛,火光熊熊,照亮了天空,站在鸿胪寺高处,深夜里,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一片翻滚的火焰。

“这又是哪位英雄好汉?”

李梓欲哭无泪的叹了一口气,双手背在身后,腰身都佝偻了许多。

“大家岁月静好的升官发财不好么?为什么要不断的折腾是非呢?”

眯着眼,认真看了看着火的方位,李梓举起右手拇指,朝着火焰的方向瞄了瞄,喃喃道:“似乎是白长空家?那……和我无关啰?”

“得嘞,白长空这种文教祸害,烧死一个少一个,啧,妙哉!”

“礼法?啊呸,遵纪守法,就有这么好么?”

脑袋一甩,背着手,李梓哼着小调,慢悠悠的走向了鸿胪寺的后院居所。他决定,今晚上弄点好酒,弄几样小菜,好好的疏散一下心中的愤懑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