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和尚,道士,大阵仗(1 / 2)

嘉佑嬉事 血红 1837 字 2个月前

一肚皮茶水晃荡着,小腹有点肿痛的卢仚,骑着一匹卷毛奔云驹,跟着胤垣,行进了大胤皇宫。

一万羽林军排成十列长队,在左右护持。

上千守宫监小太监全副武装,紧紧环绕在周围。

在卢仚身后,是一队马车。

四轮马车上,是一口口容量惊人的,下面用小炭炉加温的大水缸。

空气中,弥漫着微妙的气味。

水缸中,是胤骍白天里,让人收集来的童子尿。

偌大的镐京,虽然只有卢仚这么一朵奇葩,但是年龄小、修为低的童男,还是有不少的。收集这些童子尿,其实并不难。

如果不是这事情不好太大张旗鼓的去做,而且,弄太多尿水进宫,可能有点影响不好的话,胤骍能弄上千缸尿水备着。

饶是如此,小炭炉烘烤着,保持了温度没有结冰的尿水,就散发出了浓郁的味道。

卢仚有点崩溃。

这和他以前预料的,加入守宫监后的生活,完全不一样。

他其实已经做好了充当一个‘阉党’,狐假虎威,为非作歹,狠狠的祸害那些文教官员,在他们的口诛笔伐下遗臭万年的心理准备。

他只求自己的观想图修炼有进益,能够长生久视、逍遥世间,些许臭名,他不在乎。

眼下臭倒是臭了。

在白家人的操盘下,他已经成了新的国贼,这名声够臭了。

然后,还有这浓郁的童子尿的‘芬芳’环绕……卢仚低头嗅了嗅自己的袍袖,感觉自己的衣裳都已经腌入味了。

卢仚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前方宫道幽森无比,宽达十丈的宫道以巨石铺地,两侧都是高达数十丈的厚重宫墙。

高高的宫墙上,挂满了牛油灯盏和火把,照得宫道一片通明。

宫道里,每隔一百丈,宫墙半腰处就伸出一条横跨宫道的天桥,上面有箭楼、望塔,甚至还悬挂了巨大的狼牙钉板等防具。

宫墙上,天桥上,站满了身披重甲的士兵。

卢仚抬头看着那些士兵,嘴角剧烈的抽搐。

这些戍卫皇宫的士兵,今夜的打扮,实在是让卢仚差点没笑出来——每个士兵的腰带上,胸前的护心镜上,都贴着一张张黄纸绘制的符箓。

三尺长的黄纸符箓,上面用朱砂,或者还混了某些特殊的血浆,绘制了凌乱的鬼画符。

也不知道这些符箓是否有用。

但是卢仚看着这些浑身贴着符箓的英武士兵,只觉得这太荒唐了。

“陛下,大胤就找不出几个高人,能够对付这些……鬼魅的么?”卢仚觉得这不应该。

天地之道,生克有序,既然有鬼,就一定有能够克制鬼魅的存在。

不然的话,这些鬼魅岂不是就横行无忌了么?

胤垣用一块厚厚的锦缎手帕捂着鼻子,有气无力的哼哼着:“或许有罢?秘史监的古时秘档残篇中,倒是有一些相关的记载。”

“比如说,前朝大午天朝的时候,镐京城西八千里,一个名叫大佛头的地方,还有人见过能凌空飞行、体绕金光的大能。”

“那是五千多年前的记载。”

“而三千年前,大午天朝七王反叛的乱世中,还有巨蛇于地下巢穴窜出,一日一夜吞噬了三城两县百万黎民的记载……那大蛇,后来是被一柄从天而降的巨剑,斩破了七寸而遁逃。”

“不说前朝的事情,就说我大胤立国之初,还有大能强闯开国皇城,一人之力打翻二十万护驾禁军,闯到太祖龙案前,说太祖与他有缘,要太祖拜他为师,随他出世潜修,被太祖拒绝后就不知去向。”

“这些强者大能,他们想必是能对付鬼魅的。”

胤垣叹了一口气:“但是一代不如一代,一代不如一代啊……现在的大胤,怕是很难找到那种高人了。”

“皇叔不就上当了么?无忧阁的无忧道长,六道庙的六道将军,前天被皇叔带人砸破了山门,两个坑蒙拐骗的家伙,差点没被皇叔当场打死。”

“可是在秘史监的秘档中记载了,无忧阁当年,是有高人的;六道庙,也是有真本领的。可如今无忧阁的主持,六道庙的庙主都是这般嘴脸……”

“当然喽,不说他们,就说镐京的武勋贵族们,现在还勤修武道的,还有几个?”

胤垣一脸憔悴的看了卢仚一眼:“要不怎么说,选遍了镐京城,我就找到你这么一个拓脉境的童男呢?”

卢仚尴尬一笑。

大队人马顺着宫道走得飞快,一个时辰后,队伍穿过三重宫门,来到了皇城的后花园中。

大胤图腾是鲲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