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逃出“恐怖”木叶(中)(2 / 2)

“不是我的难道还是你的不成!弥勒是我的亲生儿子!”听到宇智波·鼬的话,秋不禁苦笑摇头对其反问,宇智波·鼬则再次陷入沉默,双眼变得深邃“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

单手食指抬起左右摇晃,宇智波·鼬的心思秋很清楚,想要将敌人引诱出来,现阶段似乎弥勒就是最佳的诱饵,但是这对于弥勒而言,对于纲手而言似乎都是极为残酷的,这就是宇智波·鼬刚才问他的原因。

但是秋却没有这方面的考虑解释道“我儿子!最不济也是石头一样又臭又硬,怎么可能就这么简单的死掉!”

“这是在夸赞吗?”挑眉看向秋心中如此的想着宇智波·鼬再度询问道“那个封印!”

“那个封印不是我下的!我也下不出那样的封印,刚出生的孩子就直接被封印,纲手差点没把我和我爷爷打死,你真是不在场,那个天崩地裂的场面,我真是不想要在品尝第二次!”

想到当时哪怕是须佐能乎也被纲手一拳打得粉碎,而自己加上宇智波·斑都差点没被纲手打死的场景,秋的牙齿都隐隐作痛,儿子刚刚出生,自己和斑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纲手突然爆发出了完全不像是千手家族所拥有的力量,一击仅仅是轻轻一击,坚固无比的须佐能乎便好似一层薄薄的纸一样被其击碎,而后在自己和斑倾尽全力压制纲手暴走时,不知名的存在在自己的孩子身上设下了封印。

“封印似乎只是针对忍术!?”

宇智波·宇智波·鼬在弥勒被偷袭的时候便和秋一同观看了天狐救出弥勒的场面,但是两人都没有露面,秋仅仅是一个笑容便将对方吓退,然后两人便来到了这高耸入云的山峰之巅。

“不仅仅是忍术而已,弥勒身体内的封印可以说得上是完全屏蔽了所有用查克拉作为攻击的力量,包括体术在内,当然了也许凯那个小子开启死门能够伤到弥勒也说不定!但是我和斑都试过了,至少我们两个人都无法对弥勒做出丝毫的伤害,无视所有幻术!无视所有忍术!无视所有封印之术!与此同时学不会任何忍术、幻术、封印之术,甚至是仙法!好死废物有好似天才!”

秋说完宇智波·鼬便震惊的看向对方,秋虽然是笑着,但并非是在说假话,弥勒的存在似乎已经超乎了一切,秋摊开双手叹息着再度说道

“七年了!这样的时间我整整找寻了七年去破解这个封印之术,但是毫无意义!我破解不了!哪怕是大蛇丸一年之内耗费了三次转生之术的精力也没有在七年之内找寻到破解这个封印的办法,它就像是与生俱来的一样,但是我可以很确信有人趁着我和斑不注意的时候,悄无声息的对我的儿子设下了封印!这一点是绝对的!”

再度因为秋的话语而震惊,在这个世界上至少宇智波·鼬的认知之中没有人可以逃过秋和斑两人联合的法眼

“在您和斑的注视下悄无声息!”

秋无奈苦笑调侃道“鬼都做不到的事情,竟然有人能够做到,你是不是也觉得很惊讶!”

“已经不能够用惊讶来形容了!”

虽然面无表情但心中早已是震惊的无法自拔,宛如鬼魅一般的存在竟然将秋和斑玩弄于鼓掌之中,如果是敌人的话简直不可想象

“我也是这么想的!”

秋刚说完,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一面镜子出现在了两人面前,只见捆着绷带的弥勒竟然醒了过来并且开始想要逃出病房,而门外则是千手扉间和千手柱间、猿飞日斩面色凝重的样子商议着什么事情。

“我的儿子啊!就是不能够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你从今天开始就稍微注意一点吧!毕竟我总不能看着我儿子被活捉了去!交给你了!回头给你介绍小姑娘!”

“大人!”

宇智波·鼬无奈看着秋很是尴尬,秋则表情严肃一副为其着想的样子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该结婚了!至少你弟弟的女儿都已经七岁了!小鬼要努力啊!”

“绝对不能够再继续待在木叶了!这里的怪物实在是太多了!”

躺在病床上,弥勒刚刚睁开眼便在大脑中设定计划要掏出木叶,这里简直就是魔窟,根本就不能够让自己好好的玩下去,想到就做将绷带撕裂,本应该是伤疤的地方完好无损,弥勒早就对此免疫,自己的身体恢复似乎超快,小心翼翼蹑手蹑脚的来到窗户边将窗户一点点的打开,弥勒直接就跳了下去。

五米的高度对于弥勒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就地一个滚身毫无压力加速好似一个小间谍一样朝着木叶村的大门疾跑而走,身后窗户边千手柱间和千手扉间对视一笑看向猿飞日斩

“让他出去玩玩也不错!但是不能够是他一个人!组一个小队吧!你的孙儿木叶丸就是不错的人选!”

千手扉间说完猿飞日斩便点了点头,单手中食指点在地面通灵之术的咒印便出现在木地板上,猿魔出现在了身边

“老伙伴找个孩子陪陪他吧!”

猿魔早已和猿飞日斩交流洞悉一切,点了点头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千手柱间这才表情严肃的看向天空

“无论是谁都绝对不能够再度想要在我的面前摧毁和平!哪怕是六道仙人!我也无所畏惧!”

<!--20210514225643-->